<var id="vfbhj"></var>
<var id="vfbhj"></var>
<cite id="vfbhj"></cite>
<menuitem id="vfbhj"><dl id="vfbhj"></dl></menuitem><var id="vfbhj"></var> <var id="vfbhj"><video id="vfbhj"><thead id="vfbhj"></thead></video></var><cite id="vfbhj"></cite>
法制網首頁>>
新聞資訊>>綜合報道>>
2萬噸垃圾拋入長江致當地取水中斷2天
最高檢發布4個服務保障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20-10-28 15:47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斌

2萬噸垃圾拋入長江致江蘇太倉2個水廠長江取水口取水分別中斷48小時45分鐘、55小時;443.6余噸廢水排放至污水井沿管網進入青白江造成水體污染;通過“兩法銜接”平臺發現案件線索并監督公安機關立案查處……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4起檢察機關服務保障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典型案例,表明檢察機關依法嚴懲污染環境犯罪的立場。

檢察協同辦案

【辦案過程】倪炳松等天順垃圾清運公司股東,明知張根等人無生活垃圾處置資質,仍以明顯低于合法處置成本的價格將4.2萬余噸生活垃圾交由對方處置,后張根等人將其中2萬噸垃圾直接拋入長江南通段、太倉段,致使太倉市2016年12月19日啟動供水突發重大事故應急處置預案,該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2個水廠長江取水口取水分別中斷48小時45分鐘、55小時;將2.2萬余噸垃圾運至浙江湖州、安徽當涂等地非法填埋,造成當地環境嚴重污染。

審查起訴中,江蘇省常熟市人民檢察院發現部分同案人員因在浙江等地傾倒涉案垃圾,已被浙江警方移送當地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為此,常熟市檢察院先后三次派員赴浙江檢察機關協調對接,并引導公安機關補充案件證據共35卷,追加認定非法傾倒垃圾數量1.7萬余噸,非法填埋垃圾數量2.2萬余噸。

最終,法院以污染環境罪判處倪炳松等9人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至一年六個月不等,并處罰金100萬元至5萬元不等。

【典型意義】當前,跨區域的污染環境犯罪呈明顯上升趨勢。此類犯罪鏈條長、涉案人員多、犯罪行為地廣、污染物數量及損害認定難。檢察機關要發揮訴前主導作用,在辦案中對跨區域重大環境污染案件的審查起訴范圍,不要囿于公安機關移送審查的在卷證據和犯罪事實,而是要整體把握全案,致力于查清犯罪的全鏈條。在辦理跨區域污染環境案件時,檢察機關要與外省、市檢察機關加強案件信息互通,全面收集證據,最大限度還原案件事實真相,精準指控犯罪,筑牢生態環境保護司法屏障。

推動損害賠償

【辦案過程】四川成都益正環衛工程有限公司在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承接工業廢水處置業務,并將443.6余噸廢水直接排放至彭州市南部新城等地的污水井內。經鑒定,涉案工業廢水含有揮發性危險化學物質,系危險廢物。危險廢物沿污水管網進入青白江,造成下游水體污染。

2018年9月,彭州市人民檢察院將案件起訴至法院。休庭期間,檢察機關積極參與成都市生態環境局與賠償義務人之間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提出三點意見:建議結合刑事案件認定的排污數量、非法獲利和相關企業、人員的經濟條件確定賠償金額;建議將未構成單位犯罪但涉案的有關企業納入賠償主體;建議將被告單位(人)履行賠償協議的情況作為認罪悔罪的情節,供法院量刑時考量。

最終,被告單位(人)共支付賠償金359.6萬元,其他有關涉案企業也主動支付了150萬元。法院對2家被告單位分別處罰金120萬元和80萬元,對多名被告人分別判處五年至十個月不等刑罰,并處罰金。

【典型意義】檢察機關在辦理污染環境犯罪案件過程中,應注重刑事檢察與民事檢察、公益訴訟檢察的內部配合,以及與其他司法機關、行政執法機關間的協作,積極參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磋商。磋商期間,刑事案件認定的犯罪事實可作為劃分相關企業、人員的生態損害賠償責任的參考依據。凡違反法律法規,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的單位、個人均可作為賠償責任單位、賠償責任人。被告單位、被告人簽訂的生態損害賠償協議及履行賠償義務的情況,可作為檢察機關提出量刑建議時的參考依據。

加強“兩法銜接”

【辦案過程】彭偉權等4人共謀將1200立方廢棄膠紙運至廣東省中山市橫門東出海航道堤圍墾傾倒。第三次傾倒時被行政執法機關當場查獲。經鑒定,傾倒物為含鎘等有毒有害物質的混合廢棄物,對土壤和周邊地表水造成嚴重污染。

中山市人民檢察院從媒體報道中獲悉該信息后,依托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機制,及時與行政執法部門取得聯系。檢察院經研究認為,案件已涉嫌犯罪,建議立案偵查。檢察院聯合該市環保部門、公安機關、檢測機構就準確認定污染源、合理確定取樣范圍、規范送檢鑒定操作規程等進行深入研究。介入偵查取證的同時,中山市檢察院刑事檢察部門將本案涉海洋生態環境公益訴訟的線索移送公益訴訟檢察部門處理。

最終,法院分別判決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至三年七個月不等,連帶賠償環境修復費、生態環境功能損失費及鑒定評估費等合計780余萬元。

【典型意義】污染海洋犯罪案件存在線索發現難、刑事立案爭議多、辦案取證難、物證鑒定路徑少、事實認定難、法律適用分歧大等難題。強化污染海洋犯罪的防控、懲治力度,需要檢察機關不斷加強海洋環境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著力深化檢察機關與相關行政執法部門、偵查機關的溝通聯系。對已涉嫌犯罪的案件,檢察機關應及時向行政執法機關提出移送案件的建議,督促偵查機關及時立案偵查。對重大、復雜的污染海洋犯罪案件,檢察機關應當加強與偵查機關的溝通配合,適時介入偵查,引導、收集固定證據。

監督公安立案

【辦案過程】趙利冬等4人共謀處置電子廢物牟利,在河北省平泉市一堆料場進行焚燒時,被群眾發現舉報。經查,現場的電子廢物及焚燒產生的電子廢物灰達196.2噸。平泉市環保局擬對涉案人員作行政處罰。平泉市人民檢察院通過“兩法銜接”信息共享平臺發現該信息后,聯系環保局共赴現場再作核實,確認焚燒的物品為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

鑒于案件已涉嫌犯罪,平泉市檢察院建議環保局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處理。公安機關未予立案。檢察院發出《要求說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公安機關回復稱,不立案的理由是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證明涉案電子廢物系危險廢物,涉案人員主觀明知焚燒的電子廢物系危險廢物的證據亦欠缺。檢察院經審查認為,公安機關不立案的理由不能成立,遂通知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后,檢察院引導公安機關對全案證據作了進一步補充完善。

最終,法院以污染環境罪分別判處趙利冬等4人有期徒刑四年至三年六個月不等,并處罰金。

【典型意義】由于行政執法的取證要求低于刑事偵查,其在證據的規范性、完整性等方面往往達不到刑事證據的標準,公安機關往往以污染環境行為達不到立案標準為由不予立案。對此,檢察機關要加強對公安機關不立案理由的分析研究,在作出立案監督決定的同時,加強立案監督的說理性。要提升立案監督后引導偵查工作的監督質效,對公安機關當立不立、立而不偵的,檢察機關要及時督促公安機關依法履行職責。

責任編輯:冀春雨
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国产免费三级a在线观看,美国一级毛片片aa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