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fbhj"></var>
<var id="vfbhj"></var>
<cite id="vfbhj"></cite>
<menuitem id="vfbhj"><dl id="vfbhj"></dl></menuitem><var id="vfbhj"></var> <var id="vfbhj"><video id="vfbhj"><thead id="vfbhj"></thead></video></var><cite id="vfbhj"></cite>
法制網首頁>>
財經>>
民辦教育藍皮書稱民辦幼兒園普惠性發展道路仍然艱巨
公共財政支持民辦園亟須法律保障
發布時間:2020-10-26 14:45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 磊

□ 法治日報見習記者 劉紫薇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幼兒園數量逐年增加,總體數量從2012年的18.1萬所增加到2019年的28.12萬所,其中,民辦幼兒園數量每年占比均超過6成。

“民辦幼兒園已經成為我國學前教育的主要力量,發揮著主導的作用。”近日發布的《民辦教育藍皮書:中國民辦教育行業發展報告(2020)》稱。但與此不相匹配的是,當前民辦幼兒園學費仍然較貴,“普惠性”發展道路還很艱巨。

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出路是,制定學前教育法時須明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對學前教育特別是對民辦幼兒園的財政投入責任,輔以硬性考核制度和問責制度,保障民辦幼兒園獲得與公辦幼兒園平等的地位,為適齡幼兒提供普惠性服務。

民辦幼兒園發展快解決幼兒入園難題

今年5月,教育部發布《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截至2019年年底,全國共有幼兒園28.12萬所,學前教育在園幼兒4713.88萬人。

數據顯示,其中包含民辦幼兒園17.32萬所,占全部幼兒園數量的61.59%,民辦幼兒園在園幼兒2649.44萬人,占學前教育在園幼兒的比重是56.2%。

梳理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可以看出,民辦幼兒園所占比重較大已經成常態。

《2012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當年全國共有幼兒園18.13萬所,在園幼兒(包括附設班)3685.76萬人。其中,民辦幼兒園12.46萬所,在園兒童1852.74萬人。

近幾年數據也顯示,2016年,我國幼兒園總體數量是223683所,其中民辦幼兒園占比為68.93%。2017年,我國幼兒園總體數量是25.49萬所,其中民辦幼兒園占比為62.88%。2018年,我國幼兒園總體數量是26.67萬所,其中民辦幼兒園占比為62.17%。

在由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民辦教育行業發展報告”課題組看來,根據近年來的數據梳理,民辦幼兒園已經成為我國學前教育的主要力量,發揮著主導作用。

課題組成員、首都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徐玲對《法治日報》記者稱,這說明,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學前教育規模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尤其是在園幼兒數、幼兒毛入園率均有了顯著增長。

根據徐玲的研究,如果將視野拉長至新世紀之初,民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從2001年的341.93萬人迅猛增長到2019年的2649.44萬人,增長了6.7倍;而同期公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量發展緩慢,近20年的時間里在園幼兒數量只增加了200多萬人。

民辦教育藍皮書認為,在園幼兒數增長速度較快,幼兒受教育機會大幅提升,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入園難”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數據顯示,近年來,在城市、縣鎮、農村3類幼兒園中,城市幼兒園的數量以每年3000多所的速度增加,其中又以新建民辦幼兒園增速最為顯著;城市民辦幼兒園占城市幼兒園的比重一直在7成以上,遠超城市公辦幼兒園所占比重。同期,農村民辦幼兒園所占比重遠不及城市。

徐玲認為,這說明一方面城市民辦幼兒園發展步伐相當快;另一方面公辦幼兒園承擔著農村地區幼兒入學的主要責任。

幼兒數量快速增長普惠力度有待加大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中提出,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啟動實施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逐步調整完善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

“單獨”二孩政策破冰。在此之前,我國已經全面實施“雙獨”二孩政策。

人口政策的調整帶來的是幼兒數量的增長,解決他們的入園問題成為必然。2010年7月,《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公布,明確提出“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積極扶持民辦幼兒園”。2010年11月,《國務院關于當前發展學前教育的若干意見》頒布,提出“積極扶持民辦幼兒園,特別是面向大眾、收費較低的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發展”。

2015年12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的決定》,修改后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法》明確,國家提倡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子女。

“全面二孩”政策于2016年元旦起實施。

2017年4月,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發布關于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的意見,提出積極鼓勵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發展,要完善和理順學前教育的辦園體制和管理體制,建立健全學前教育成本分擔機制。

據此確立的發展目標是,到2020年,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即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在園幼兒數占在園幼兒總數的比例)達到80%左右。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強調“牢牢把握公益普惠基本方向,堅持公辦民辦并舉,加大公共財政投入,著力擴大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供給”。

《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還提出,要“著力構建以普惠性資源為主體的辦園體系,堅決扭轉高收費民辦園占比偏高的局面,積極扶持民辦園提供普惠性服務,規范營利性民辦園發展,滿足家長不同選擇性需求”。

民辦教育藍皮書認為,這一系列的國家法律法規政策文件的頒布實施,反映出國家對學前教育愈加重視,也傳遞出一個信號,即新時期學前教育政策的價值導向是要堅持公辦與民辦并舉的原則,牢牢把握公益普惠性的大方向,著力擴大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供給。

制度保障公平公正增加財政經費投入

根據我國當前的基本國情,學前教育政策一直強調要建立并完善政府、社會和家庭三方共同分擔學前教育經費的機制。

徐玲研究發現,在上述政策背景下,我國學前教育總經費投入這幾年一直處于不斷上升狀態,從2011年的1018.58億元逐年增至2017年的3256.05億元。同期,民辦學前教育的總經費從2011年的423.48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1339.79億元。

民辦教育藍皮書認為,國家財政性學前教育經費是推動學前教育事業發展的物質基礎,也是建設普惠性學前教育體系的物質基礎。

據徐玲觀察,在民辦學前教育階段,財政性教育經費從2011年的13.26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102.46億元。

民辦教育藍皮書稱,根據數據進行分析可以發現,民辦學前教育階段的財政性經費占學前教育總經費的比例一直很低(在10%以下),這意味著,民辦幼兒園的運營經費80%以上的份額轉嫁給了家庭或個人,由此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家庭或個人負擔比較重,通俗地說就是“入園貴”。

“一般而論,一所普通的民辦幼兒園是靠收取幼兒保教費和住宿費來維持自身生存的,若是想發展成為質量有保障的普惠性民辦幼兒園,那就要聘請高素質、高學歷的幼兒教師,并為其支付較高的工資。”徐玲分析說,“高質量往往意味著高成本,而高成本要么由政府補貼,要么由家庭埋單,政府傾向于把補貼給予公辦園,那么想要辦成質量有保障的普惠性的民辦幼兒園,就只能由家庭來支付高昂的學費。”

“民辦幼兒園的政府財政投入的相對比例不足,公益性不夠明顯。”徐玲稱,“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發展道路還很艱巨。

對此,徐玲建議,要切實加大普惠力度,著重發展普惠性學前教育,政府還要出臺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認定、監管、審核和扶持辦法,重點引導普惠性民辦幼兒園轉為非營利性幼兒園。

徐玲還建議,要落實政府財政主體地位,加大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力度。各級政府,尤其是中央及省級政府進一步強化自身的投入責任。健全財政投入的相關法規,因地制宜地制定符合本地實際情況的財政補助政策,保障學前教育的財政經費投入。

今年9月7日,教育部公開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學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其中在第七章以5個條文從投入機制、財政分擔、經費保障等方面作出規定。

但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常務理事吳華認為,學前教育法草案的制度設計并不能解決民辦幼兒園平等獲得財政投入的問題,這些條款尚缺少財政經費進入民辦幼兒園的具體制度安排。

吳華認為,我們進行學前教育立法時,應該在制度框架中明確公共財政對公辦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一視同仁,使他們享有平等分享公共財政資金的權利。

“學前教育立法必須強調,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應該享有與公辦幼兒園同等的財政資助。”吳華建議,要趁這次學前教育立法機會,推進“學前教育憑證”制度,徹底解決學前教育不公平問題,進而推動全國各個領域的教育公平。

“在制定學前教育法時,須明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對學前教育特別是對民辦幼兒園的財政投入責任,輔以硬性考核制度和問責制度,倒逼政府財政責任的落地。”徐玲稱。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国产免费三级a在线观看,美国一级毛片片aa变态